公民教育VS國民教育事件簿

公民教育?國民教育?兩個概念好像很混淆,重新檢視發展歷史,會發現政府其實有刻意混淆之嫌。簡而言之,公民教育和國民教育在香港的發展可分為三個時期﹕

    • 1997年前,英治下的香港一向迴避「國民」概念,當時的公民教育目的是「維持社會安定及促進對社會的責任感」。直至回歸前的1996年,港英政府修訂《學校公民教育指引》,首次提出要「培養學生批判性思考能力,主動參與公共事務…,運用公民權力及履行公民義務。」該指引的重點包括民主、法治、人權教育和批判性思維教育等。
    • 回歸初期,特區政府開始淡化公民教育,將公民教育放在德育的框架下。2001年課程發展報告書將「認識自己的國民身份,致力貢獻國家和社會」,確立為七個學習宗旨之一,但卻一直稱之為「公民教育」,並以漸進式及實踐參與方式推動。
    • 2007年的施政報告,首次揭開面紗,直言「特區政府會不遺餘力推行國民教育」,使年青一代「有為國家、為民族爭光和貢獻力量的志氣」。自此,強調情感灌輸的國民教育全力開展。

從公民教育到國民教育

1953年: 政府將公民科設為公開試的學科,內容側重描述一個良好公民當有的責任,以及香港與英國在憲法上的關係。

1967年: 暴動之後,教育司署明令所有官立小學進行「德育訓練」,幫助學生提高思辨能力,並要對家庭與社會抱持著良好的態度。

1971年: 《教育規例》規定教學和一切學校活動,均不得涉及政治。原來的公民科被新的科目經濟及公共事務科取代,強調認識政府而不鼓勵參與政治,並低調處理政治話題。

1981年: 公佈《學校德育指引》,第一次對於品德教育開始了明確的規範及要求,並融入正規及非正規課程內。

1984年: 政府修改經濟及公共事務科,加入有關代議政制的討論。同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香港將於1997年回歸中國,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1985年:公佈《學校公民教育指引》,指出「香港的社會和政制,現正面臨巨大的轉變」,要求「學校對公民意識的促進和社會安定的維持,作出承擔」。指引指公民教育的目的是維持社會安定及促進對社會的責任感。但是政府並沒有提供任何有系統和長遠的師資培訓,亦沒有清晰的學生評核制度。

1989年: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

1990年:頒佈《基本法》

1992年: 政府修改對政治教育的禁制1996年:修訂《學校公民教育指引》,首次提出要「培養學生批判性思考能力,主動參與公共事務,並且有能力、有意願運用公民權力及履行公民義務。」該指引的重點包括民主、法治、人權教育和批判性思維教育等。按照指引,教署開始培訓教師及開發教材。

1997年:香港回歸

2001年:決定未來十年課程發展方向的《學會學習–課程發展路向》報告書,訂定七個學習宗旨及四個關鍵項目,「認識自己的國民身份,致力貢獻國家和社會」被列為七個學習宗旨之一,但卻將「公民教育」改為「德育及公民教育」,將公民教育與性教育、宗教教育、職業道德和健康生活結合,淡化其政治元素。報告書要求學校在各學習領域及學科,以及其他相關學習經歷,加入德育及國民教育的學習元素,期望在十年內,學生能夠達成這些目標。

2002年:成立德育及公民教育專責委員會。《基礎教育課程指引 – 各盡所能.發揮所長》是小一至中三課程改革的指引,列出四大關鍵項目需要全力發展,包括德育及公民教育、閱讀中學習、專題研習及利用資訊科技互動學習。雖然當時有將培養「國民身份認同」視為德育及公民教育科要進行的工作之一,但文件明言﹕「不宜強加祖國情懷於學生身上,應為學生提供更多學習機會,以培養他們對祖國的歸屬感。」

2004年: 政府未經招標而批出資助給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會),成立國民教育中心(大埔)。

2007年:行政長官曾蔭權在施政報告提出,「要不遺餘力地推行國民教育,…使年輕一代都有愛國愛港的胸懷,有為國家、為民族爭光和貢獻力量的志氣,並以身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為榮。」

2008年:公佈《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這是現時「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的基礎,這份課程架構文件詳列德育及公民教育的學習內容,以及初小、高小、初中、高中各階段的要達至的教學目標,不過,有關內容是分散在各個學科中推行。文件並訂立學習時數,例如小學階段,要有19%學習時數進行德育及公民教育。策略發展委員會發表《香港推行國民教育的現況、挑戰與前瞻》,詳列多年來政府在國民教育的工作,建議多項措施加強推動,「務求使廣大市民 … 做一個愛國愛港的新香港人。」

2009年:公佈新高中課程指引《高中課程指引–立足現在.創建未來》,七大學習目標之一,希望年青人成為有識見、負責任的公民,認同國民身份,並具備世界視野。

2010年:施政報告提出檢視中小學的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加強國民教育內容,建議設立獨立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成立,由港大專業進修學院院長李焯芬任主席。

2011- 2012年反國教事件簿

2011年

5月5日:《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諮詢稿》出台,明言國家範圍的學習目標是,「以孕育家國情懷為中心…… 通過有系統的國情學習,引領學生探討國家發展的機遇與挑戰,作出情理兼備的判斷。…願意為國家及民眾謀福祉,加強和諧團結、關愛國家民族的情懷。」並建議每周固定課時,學習德育及國民教育。

5至9月:就課程指引諮詢稿進行四個月諮詢,舉辦了八場學校諮詢會,諮詢校長、教師和地區家長代表,但不開放予公眾人士。教育局又向全港中小學校方派發問卷,並收集了千多份意見書。

8月21日:學民思潮號召首次反洗腦遊行,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約200人參與,並收集逾二萬個反對簽名。 教協民調顯示,七成中小學教師反對加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85%受訪教師認為課程諮詢不足。

2012年       

4月30日:政府公佈新修訂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列明小一至中三要獨立成科,開展期為三年。相對於2011年的諮詢稿,加入了民主人權法治、啟迪同學全面思考、獨立判斷等字眼,但主調仍然著重為國效力與家國情懷。2002年的《基礎教育課程指引》曾指出「不宜強加祖國情懷於學生身上」,新指引改弦易轍,要從情感方面引發學習動機,建立身份認同,教師要以情「感動」、「激勵」學生。此外,指引詳列評核細節,要求學校評估學生表現及課堂效能。

6月尾:國民教育服務中心(青衣)向學校派發《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形容中國執政集團「進步、無私、團結」,遭社會各界猛烈批評。

7月1日:學民思潮成員連續多日向新任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示威,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

7月7日: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下稱家長關注組)臉書群組成立,一呼百應。

7月14日:家長關注組召開第一次會議,籌劃聯署聲明,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吳克儉表示會聆聽社會人士訴求,但拒絕在傳媒在場下進行會面。

7月23日:1137位家長,每人一百元,集資刊登聯署聲明,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聯署同時獲得陳日君樞機、資深大律師戴啟思、時事評論員李鵬飛、程翔,以及音樂人黃耀明等三十位社會知名人士支持。同時,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下稱反國教大聯盟)成立。

7月24日:在公眾壓力下,教育局表示將停止資助兩所國民教育中心,兩中心均由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會)營運,分別成立於2004年及2007年,每年獲公帑資助超過1,000萬元。

7月28日:家長關注組與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會面。吳克儉堅持如期推行國民教育科,關注組批評局長漠視家長憂慮,雙方不歡而散。

7月29日:氣溫高達33度,九萬人參與「全民行動反對洗腦大遊行」。同日,政府宣佈成立「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

8月8日:家長關注組發起一人一信運動,呼籲家長寫信到母校及子女就讀學校,向校方表達擔憂,以及查詢推行國民教育科之立場。

8月10日:家長組一連七天在全港各區擺設街站,宣傳一人一信運動,並收集簽名,反對開科。期間,家長組又去信各立法會候選人,查詢其對國教科的立場。

8月15日:港大民調顯示, 57%受訪者贊成擱置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只有16%支持如期推行。

8月22日:教育局宣佈「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名單,由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出任主席,副主席是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主席李焯芬。學民思潮、家長關注組及教協等代表已明言拒絕加入委員會,卻被列入「邀請中」名單上。

8月20日:繼天主教香港教區表明「不贊成以獨立成科模式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多個宗教辦學團體(如中華基督教會及東華三院)表明轄下中小學不會於新學年開科,約佔全港三成小學。

8月27日:開學在即,吳克儉表示,全港中、小學校於將會收到53萬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支援津貼」;若個別學校表達不推行,教育局會派員協助。

8月30日:學民思潮發起「埋單計數‧撤回課程‧佔領政總」,計劃佔領至9月1日,三名成員開始絕食。

截至八月底,家長組發起的「一人一信活動」累計超過六千人次寄出信件,涵蓋全港逾八成學校,並將查詢結果製成「國教版圖」網上版,供市民查閱,當中只有六間學校明確回應將於新學年開設國民教育科。

9月1日:開學在即,四萬名市民於政總參加「良心話事,守護孩子,公民教育開學禮」,再有十人接力絕食,包括家長、學者和退休教師。

9月3日:黑色開學日,不少家長及學生穿上黑衣或繫上黑絲帶回校。連日來,不同人士包括學生、家長及校友自發成立超過三百個校內關注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晚上召開記者會,稱政府要「擇善固執」,繼續推行國民教育科,呼籲家長關注組、學民思潮及教協加入委員會提供意見。

9月4日:特首梁振英回應記者,指「撤回與不撤回國民教育科之間,商量的餘地很大。」林鄭月娥則表示會擴大委員會職能範圍,「什麼都可以談」,希望反國教大聯盟可以派代表與政府在會內對話。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認為,絕食與強佔的方法,會令香港變成無政府狀態。

9月6日:九位七十年代社運活躍份子以「70社運老兵團」名義,宣布無限期絕食。

9月7日:連續五晚,逾萬名市民身穿黑衣出席政總集會,至星期五晚到場人數超過十二萬,人潮由政府總部擠至演藝學院,包圍整個金鐘區,逾千名市民通宵留守。

9月8日:政總集會人數再次突破十萬。梁振英旁晚宣布,取消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三年開展期,改由辦學團體及學校自行決定是否開辦及開辦方式及檢視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有需要時可作修訂。

9月9日:凌晨時分,反國教大聯盟宣佈結束集會,但仍會繼續抗爭,要求政府撤回國教科。絕食人士宣佈終止絕食抗議,韓連山絕食共171小時。

9月10日:政府宣布抽起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中「當代國情」的部分。

9月11日:學聯發起罷課行動,超過180個大專團體支持,逾八千名學生出席中大舉行的集會。

9月14日:家長關注組召開記者會,公佈小一選校錦囊。新口號是「守護孩子,守住每一間學校」。

9月27日: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會議後,主席胡紅玉宣布,委員會決定既然國教科已由校本自決開科,故不需要有官方課程指引,現行指引也無須檢討或修訂,現行指引已經「失效」。

9月29日:家長組舉行「家長校友裝備大會」,組織不同辦學團體的家長和校友,交流消息及監察情況。

10月6日:家長組成立監察教材的衛星小組,搜集及檢視其他科目如常識科及中文科教科書中的洗腦成分。

10月8日:政府接納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的建議,正式擱置課程指引,並且聲明不會要求學校使用該指引,也不會以該指引作為教育局視學的依據。

10月17日:反國教大聯盟在政總舉行「全民覺醒,栽種未來」集思會,總結及反思是次運動。

11月13日:教協公布《民間公民教育指引(理念部分)》諮詢稿,提倡以情理兼備的教學方式,讓學生認識本港社會、國家以至世界,指引由由教協研究部主任張銳輝、教院管治與公民研究中心副總監梁恩榮召集一眾學者編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