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孩子,爸媽絕不退讓!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呼籲全民參與「一人一信」大行動

距離九月三日開學日只有不足一個月,代表中央政府喉舌的《環球時報》、《人民日報》多次出手,堅持香港的國民教育要如期出台,令家長、學生和教師震怒。「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由即日起發動反對國民教育科的第二波行動,把抗爭推展至全民運動,呼籲全港市民參與「一人一信」大行動,為只管轉移視線的特區政府拼湊出一幅「國教版圖」,在本月內向市民展示「染紅學校」的實況,並讓家長張開明亮的眼睛為兒女選校。

「關注組」發起人陳惜姿說:「特區政府過去有好多政策,一直蠶食我們的教育制度。國民教育科正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關注組」在729遊行後,收到不少家長和老師就不同學校實施國民教育的情況「報料」,有學校在教育局的威迫利誘下,即使不表明推行國民教育科,但卻推廣一系列的國民教育活動,令學生在參加完考察交流團後,高呼「我為國家感到驕傲」,連任教的老師也感到無奈、無助(參看附件)。

有老師致函「關注組」說:「家長們,唯有你們的壓力,才能令學校認真交代──不再掛羊頭賣狗肉。」

溫水煮蛙,現時不拿走柴枝,還待何時?

「關注組」今日宣布,即日起開展「一人一信」全民大行動,並在未來數周擺設街站,呼籲全港家長發揮影響力,透過「一人一信」致函子女現正就讀或將就讀的心儀學校,查詢有關學校推行國民教育的計劃,促請學校在決定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前三思,剎停扼殺孩子思想自由的國民教育科目和活動,並向政府反映家長的憂慮和看法。

陳惜姿說:「更準確來說,這個是『一人多信』行動,我們希望家長致函子女就讀的學校之餘,全港市民也以校友和學生身分,致函小學和中學母校,讓學校清晰地聽到大家反對國民教育科的聲音。只要大家發揮角色,緊密監察,學校便不能亂來。政府也會看到強推國民教育科是不可能成功的。」

「關注組」強調,不反對孩子深入認識中國,但對中國的認識,應超越狹隘的國族主義,並引入更能與世界接軌的「公民教育」內容,培養公義、和平、多元、包容、人權和民主等普世價値。

為令家長能明智地為子女選校,「關注組」將會把「一人一信」收集到的資料,包括全港中、小學對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取態,製作成「國教版圖」,在本月內公布,讓市民大眾清楚,哪所學校會為捍衛學生的思想自由出力。

「國教版圖」行動又呼籲市民提供資料,倘若發現有學校推出洗腦教育及活動,家長、教育工作者,甚至學生,都可向關注組「舉報」,共同監督。市民可透過電郵,或到「關注組」網站內的「報料站」,通知我們有關情報。

「關注組」也在今日同步啟動「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網站(http://www.parentsconcern.hk),讓公眾更進一步了解國教一事。陳惜姿說:「道聽途說的不是家長,而是我們的特區政府!我們早已看過那國民教育課程指引,看過的次數肯定較梁振英特首要多;我們早已把課程指引內有問題的地方指出,也就國民教育的概念提出種種質疑,特區政府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

明知前面是一個火坑,家長是不會把孩子推落去的!

「關注組」留意到政府向全港中、小學校發放53萬元,資助其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透過「派糖」製造既定事實,而官校在推展國民教育上更會首當其衝。就此「關注組」促請政府懸崖勒馬,不要逆民意而行,繼續迴避社會大眾的訴求。爸爸媽媽並不會放棄自己的孩子,也不會就反對國民教育科一事上有所退讓。「關注組」會堅持把反對國民教育科的路走下去,並再一次呼籲政府:

  • 立即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叫停該科的試行計劃,並且重新啟動全面的公開諮詢,以家長、前線教師和學生為重點諮詢對象
  • 反對任何洗腦形式的國民教育活動;
  • 檢討現有公民教育政策及課程,在加強人權教育部分及以普世價值為基礎,建立一套非政治灌輸、鼓勵學生培養批判思考及關心社會的公民教育課程。

一位中學老師給關注組的來信和電話對談(節錄)

729遊行,我見周遭市民不辭勞苦地關心下一代教育,但我身為老師,卻默默看著香港人被同是香港人的教育工作者出賣──自慚難容。我感到,我有份在欺騙家長。這令我十分痛苦。

家長們,唯有你們的壓力,才能令學校認真交代──不再掛羊頭賣狗肉。

我是一位基督教中學的老師,我感到很無奈,我任教的學校算是相對開放的,每年我們都會與學生認真討論「六四」。但面對國民教育,老師校長根本無從選擇。

家長不要以為辦學團體承諾今年九月小一不開設獨立科目,便等同未開展教育局訂下的國民教育科(高官所辯稱的:學校可選擇開不開)。其實辦學團體(例如有天主教辦學團體)所屬的各中小學早就積極以其他教學形式推行。

早前梁特首說︰國民教育不是新近才發生的,已推行多年,他並沒有說錯。

我校早隨大勢,去年已參加教育局薪火相傳系列的國民教育營,並在校曆表內訂立兩天國民教育日,執行教育局指引,建立愛國心的價值觀。(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 p.5)這種教育活動日,大大抹殺了學生客觀學習中國歷史和文化的訓練。

為何學校還這麼熱切的嚮應?原因很簡單:除了部份傳統左派學校心甘情願外,一般學校每年面對教改、殺校、外評等威脅,校長和老師完全無力反抗。

我校以前都有主辦中國歷史交流團,到北京、到內蒙,但現在沒有教育局的資助,學生參加團費動輒六千元,除非學校校董會有錢資助學生,否則學生只能申請關愛基金參加,但一生人只可申請一次基金啊。結果學校唯有參加國民教育中心所辦的團,因為有大筆資助。

現在,政府給每間學校53萬,最可能就是用在這些交流團上。學校不需要申請就有53萬,不可能丟下不用,因為用不著這些資助就要歸還政府,也要寫報告解釋,莫非要學校在報告內寫「我校反對國民教育」?之後的外評又會如何?反反覆覆、兜兜轉轉都是要學校不得不推行。

教育局根本在全天候監控我們的一舉一動,校本管理、外評,那有教育局官員說的「自主」。試想,學校若不跟上大隊辦國民教育活動,外評時肯定被負面評價:學與教範疇做得水平之下。

今天,已有參加過廣州交流團的學生,上台作口頭報告時,總結一跳就是「為國家感到驕傲」。我感到十分恐怖,這種情感性的總結,扭曲了提倡思想和學術自由的教學精神。

最令人擔心的是,六年後,一批批從小接受國民教育的小學生升中,與現在的學生有著不同的思維,根本沒有「教」的餘地。當你從小就灌輸:「這是好人不是壞人」,到中學的年齡可以培育思考批判能力時,無論老師如何去教、如何引導批判,也是不可能的事。現在說的是一整代的學生,並非一個、兩個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