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書包 – 檢視教科書裡的國民教育

Banner for textbook forum_Feb 2013(low res)此文章除最後的建議部分,全文曾刊登於《星期日明報》(2013年3月10日)

「我個孫六歲,學校有一課說回鄉探親很開心。他去過一次,病到七彩,很不開心,回來說一千年也不再去。但上課要說回鄉很開心、很興奮,等於逼他講大話。」

「我個仔讀小四,話要做國家資料搜集,我諗住幫他多角度,叫佢諗多D,點知佢話:『衰野唔駛講…』他也要生存呀,答這些俾同學噓架!」

上周六,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舉行座談會,其中兩位家長憂心忡忡提出他們的親身經歷。座談會題為「要做個怎樣的中國公民?打開書包 – 檢視教科書裡的國民教育」,邀請學者、老師及家長共同探討國民/公民教育應該怎樣走下去,並公佈家長關注組檢視小學教科書的初步結果。

座談會:打開書包 - 檢視教科書裡的國民教育
座談會:打開書包 – 檢視教科書裡的國民教育

偏頗國民教育早已滲透?

去年九月,一場全民運動把國民教育獨立成科的政策推倒,國民教育是否要做、該如何做?成為全民議論熱烘烘的話題,一個理性的社會應該順勢討論,理出大多數人接受的方案。我們的政府卻在擱置課程指引之餘,拒絕重新諮詢,也不去引導社會討論。另一邊廂,多位中央官員多番強調要加強香港國民教育,鼓勵政協委員多帶香港青少年回國看看,壯大愛國愛港的力量。可以肯定的是,課程雖擱置了,但要齊聲唱好國情,只求引以自豪的國民教育,一定會壓在香港的莘莘學子頭上。究竟香港需要怎樣的國民或公民教育?政府既不肯主導討論,且從民間做起。

家長關注組早前成立小組,檢視早已滲透在小學各科課程的國民教育元素,發現孩子的書包內原來已出現偏頗內容,情況令人擔心。由於資源所限,我們只集中看小學中文科及常識科,並只看當中市場佔有率首三位的教科書、作業和教師用書。我們發現,教科書的主要問題可分為四大類,為求精簡,以下只列舉其中一、二例,其實類似例子散見各級各出版社的小學教科書內。基本上每當內容觸及國家話題,必定是富強、驕傲或自豪的主旋律,在主旋律的指揮棒下,逼出大量扭曲的資料和生硬的情感。

問題一:狹隘的種族觀

究竟何謂中國人?是不是只能以族裔定義劃分?小學教科書經常強調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這其實是大漢族主義作祟。中國有五十多個少數民族,中國人本已不全是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更何況香港學生中有為數不少的少數族裔、混血兒及其他種族人士。他們是香港人,但到底是不是中國人?上這些課時,非漢族的學生如何自處?

《快樂學語文》,小二中文 (二上,第一冊,頁24-25,教師用書),教育出版社,2006初版
《快樂學語文》,小二中文 (二上,第一冊,頁24-25,教師用書),教育出版社,2006初版

問題二:報喜不報憂的歷史觀

由於教學目標指明要培養國民身份認同和自豪感,為了達標,教科書出現揀選歷史事實,刻意遺漏大量內容的弊端。以小五常識科為例,一篇題為「從鴉片戰爭到改革開放」的課文描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只說「抗戰勝利後,毛澤東帶領人民於1949年10月1日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經過多年發展,中國逐漸步上繁榮強盛的道路。」然後便列舉中國加入世貿、主辦奧運會等的事蹟,顯示中國受到國際認同,是值得驕傲的成就。我們很想孩子認識中國,國家的成就自然要了解,但國家發生過的災難也不應避開,尤其是他們祖父母輩也曾經歷的大饑荒、文革等。教科書裡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豐功偉績和繁榮富強,領導人犯過的錯誤卻絕口不提。我們的教科書如此這般,還有什麼資格批評日本竄改教科書,抹去南京大屠殺。

《今日常識新領域》,小五常識 (教師用書),37頁,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
《今日常識新領域》,小五常識 (教師用書),37頁,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

問題三:過份的情意表達

不同年級的中文課本都有歌頌國家或國旗的文章及詩歌,感情生硬,近乎活剝生吞。小三的「我們的國旗」一文,引述農民伯伯、宇航員叔叔、科學家爺爺、運動員姐姐為國貢獻的志向,然後便「我願快快長大,像小鷹在藍天飛翔;國旗將因我們更加驕傲地飄揚。」且不論農民伯伯是否真的為了國家而種田,科學家爺爺是否為了國家去創造,對小孩子來說,這些例子也未免太遙遠了些。

《快樂學語文》教師用書,小三中文 (用普通話教中文版,三上,第一冊,28-29頁),教育出版社,2006
《快樂學語文》教師用書,小三中文 (用普通話教中文版,三上,第一冊,28-29頁),教育出版社,2006

一篇小五中文科課本的詩歌令我們嘆為觀止,文章題為「祖國的比喻」,是否好詩,有勞老師們及文化界友好來評述(見下圖),作為家長,我們只能說,對孩子要背誦及黙寫這樣的課文深感困擾。更慘的是,這課的功課還要求學生,「彷照這詩歌的寫作方法,用直接抒情手法,創作一節詩,表達熱愛國家的感情。」(引述自相關課文的教師用書)教師用書又要求,教授學生朗讀詩歌的技巧,建議「可用高亢的音調和慢速朗讀『啊!祖國』,念「國」字時,尾音要拉長……

《新‧語文》,小五中,教師用書(五上,第二冊,3-4頁),新亞洲出版社,2011初版
《新‧語文》,小五中,教師用書(五上,第二冊,3-4頁),新亞洲出版社,2011初版

問題四:沒有選擇的情意評估

教育局曾說國民教育科不作評核,不會影響學生分數。但目前這些混入各學科的國民教育內容卻沒有定下評核準則,老師會不會按其中的感情及價值取向評分?是否愈自豪愈高分?我們不得而知,但課後成果評估普遍見於各出版社的課本,即使低至小學一年級,學生都要自我評核是否做到「認同自己的國民身份,並為此感到自豪」,要選擇自己究竟是「表現優良」、「表現尚算滿意」,還是「尚需努力」?有些課本更配備「老師評一評」和「家長評一評」表格,要大家齊齊評核。

當小朋友被評為不夠自豪時,為求取得那個表示「表現優良」的哈哈笑,是否就要「加多兩錢肉緊」呢?

《朗文常識》,小二常識 2C,13頁,朗文香港教育,2008第二版
《朗文常識》,小二常識 2C,13頁,朗文香港教育,2008第二版

香港教育學院幼兒教育學系高級專任導師蘇淑蓮以鴉片戰爭為主題,檢視小學教科書如何處理這課題,她發現小二至小六的常識科每年都有教授,強調香港被英國佔領。教師用書每每指示老師引導學生談談「國土被佔領,有什麼感受?」

教材偏頗 教局把關?

檢視眾多小學教材後,不難發現目前培養愛國心的方法並沒有什麼理性基礎可言,多是用簡單的資料一下子便推展至認同、自豪;或用水平不高的文章詩歌企圖激發情感,這種「念口簧式」的愛國教育,透過背誦感情詞語、不斷評估價值取向的方法,企圖達至潛移默化的效果。我們也同意在資訊自由的社會,洗腦不容易,以香港小朋友的水平,相信只會教出一小群盲目愛國者和一大班口是心非之徒。

教育局諸公常說要信頼老師,但老師自己可沒這個信心,座談會講者之一,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會長許承恩坦言,香港老師,特別是新入職的一群十分依頼出版社的教材,跟得十分仔細,有時甚至連課節時數都跟足教材建議。一位曾分別在國內及香港任教的退休老師說,一看這些教材便知道出自國內人士手筆,「人家已經睇到化晒的教材,香港當執到寶一樣拿來抄。我曾任教的官小更邀請國內老師訪校,美其名是交流,其實是指導香港老師如何教國民教育。」

什麼是國民教育?

座談會另一位講者,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副教授謝均才表示,身份認同、愛國等是很複雜的命題,每個人理解不同。單是Identity(身分)一詞在倫理學、政治哲學就有很豐富的論述。另外,何謂國家?如何區分country(河山), nation(民族), state(政權)? 我們要學習去愛的,究竟是地域河山、這土地上居住的族群、歷史文化、風俗語言,還是政權政體呢?「香港的國民教育在課程發展、教材編寫及師資培訓各方面,都不去處理這些問題,學理上的探究離奇地薄弱,便一下子將愛國教育變成應然、必然,封閉了討論之路。

是的,在簡單一句香港人必須認識中國的大帽子下,欠缺學理探究,社會未有認真討論,香港便採用了國內模式的國民教育,還幾乎霸王硬上弓,變成為初小至高中十二年教育的一個必修的獨立科目。每想到此,我們都忍不住抹一把冷汗。

這種概念混淆、參照國內模式的國民教育多年來一直在進行中,目前除了需要釐清概念外,更需討論具體操作上應如何處理。謝均才教授在座談會上提出四個進行國民教育的方向。

一.  國民教育是國際教育

國家概念在國際環境下才最容易明白。國民身份最具體顯現的時候是出入境及旅遊之時。地圖集及各國國旗集等都是很好的教材,但看國旗不應只看中國的,只求擠出崇敬感受。學生看各國國旗,了解其設計及背後的理念,更能明白國家的概念。

二.  國民教育是政治教育

香港人談身份認同,總想迴避政治上的國家,常常簡單地轉化為文化上的國家認同。殖民地教育的確割去了香港人的政治知識,我們對諸如主權、認受性、國家民族等政治ABC,教導極少,需要惡補。例如國家與個人的關係不應用家庭作比喻,那不是血緣關係,而是一種契約的概念

三.  國民教育是民主教育

中國國民一詞指的只是一個國家的成員,但這是怎樣的成員?一百年前說的國民,意思可能是子民或臣民,今天我們應做中國的公民。公民的特點是政治平等及集體自主,我們有相同的權利和義務,共同掌握國家的命運。所以培養良好的國民素質,應包括教授權利、義務、自主、平等、自由等價值觀。

四.  關注育成身份認同的過程,而不是結果

身份認同是個人的旅程,而不是被規劃的藍圖,沒有絕對的對和錯,教導時應尊重每個人的選擇。閱讀他人的自傳,了解他人與國家產生關係的經歴和體會,以及分享自身經歷,都是一種很好的學習活動。

修改指引 共享良好教案

我們認為,目前滲透各科的國民教育目標單一,只為培養國家認同和自豪,致令教材內容偏頗,忽略多元理性角度,又刻意迴避國家定義的討論,令認同對象模糊不清。但對國民身份的定義則狹隘排他,實難以培養具廣濶的世界觀,懂得尊重別人、具歷史承擔的良好中國公民。

我們更擔心,孩子在學校認識的中國一片歌舞昇平,與新聞中所見所聞大有不同,但為考試、取分數、背答案,最終打造成說謊的一代。

為了不讓情況繼續惡化,我們呼籲社會正面面對爭議,共同探討我們「要做個怎樣的中國公民?」同時,亦要設法制止有問題的教學內容毒害下一代。綜合座談會與會者的意見,我們期望大家身體力行,踏出一步:

家長
– 多了解學校教學及教科書選擇,可透過家教會,參與課本選擇;
– 從有關國民教育課堂的功課及考試評核入手,拒絕學校評核孩子的價值取向。

老師及學校
– 網上分享好的教案和教材,積少成多;
– 不要要求學生背誦生硬植入愛國感情的課文;
– 不要評核孩子對國民身分的價值取向。

辦學團體及教育界
– 發起討論,共同研究什麼是國民教育?如何教授公民及國民教育?
– 慎選課本,拒絕採用有問題的國教教材;
– 集合力量,整理適合香港小學生的相關教材。

出版社
– 吸納意見,修改有問題教材。

政府
– 公平分配資源,鼓勵多元化教材製作;
– 修改多個課程指引中,一面倒地要學生認同國民身分和感到自豪的教學目標;
– 教學目標對老師的教學方法、教材編寫及評估準則有重大影響。現時教科書的問題根源在於政府的課程指引。

作者: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